当前位置: 大众彩票 > 新闻动态 > 正文

实施轻徭薄赋策,文景之治是怎么形成的

时间:2019-10-03 23:36来源:新闻动态
大众彩票官方网站,大汉建国之初,高祖就致力于恢复与发展农业生产,惠帝、吕后继续秉承这一政策,从而为社会秩序的稳定打下了基础。文帝即位后,在已有的基础上进一步的轻徭

大众彩票官方网站,大汉建国之初,高祖就致力于恢复与发展农业生产,惠帝、吕后继续秉承这一政策,从而为社会秩序的稳定打下了基础。文帝即位后,在已有的基础上进一步的轻徭薄赋,与民休息,再经景帝的继承与发展,从而形成了历史上著名的文景之治。 文帝仁孝宽厚。即位之初,就连续下了两道诏书《振贷诏》与《养老诏》,表明他爱护百姓、体恤民情、关心老人和鳏寡孤独等社会弱势群体的政治态度。出于对农业与农民的担忧与关爱,二年春,他又下诏明确表示要以农立国。同年九月再下诏书,强调农业是天下苍生之根本,民倚之为生。 在推动恢复与发展农业方面,文帝本人率先垂范,不遗余力。十三年春,为了劝课农桑,文帝亲率百官耕田,并命皇后率后宫众人采桑,以为天下表率。为了提倡节俭之风,他还以身作则,裁减了自己的侍卫人马。此后,朝廷又多次重申劝农之旨,倡导重农风气,对官吏中劝农不力者加以惩戒,并诏令各地基层官吏设置常员,督促百姓务农力田。在各地按户口比例设置三老、孝悌、力田等吏员,通过适当的赏赐,鼓励农民发展生产。 农业与气象关系密切,各种自然灾害严重地影响到农业生产的发展。后元年间,水旱疾病瘟疫蝗虫等天灾频繁,粮食欠收。朝廷对此十分忧虑,遂下令各级官员,命令他们一方面查实灾情,另一方面要反躬自问,是否因以前过度的奢靡而使百姓无力抗灾。为了战胜天灾,文帝与丞相、列侯商议后下令:各级官员都要献计献策,凡是有利于百姓脱离困境的皆可直言,勿须隐瞒。为了切实减轻百姓负担,朝廷要求各级官府减少铺张,尽可能地少向百姓征收徭役。 农民负担,无外乎赋税徭役。汉时朝廷规定的赋钱和徭役主要有田赋、算赋、更赋、户赋、献赋等。为了鼓励农民的种田积极性,朝廷大规模地减免农民的租税负担。 由于实行了种种鼓励生产的政策,农业生产呈现出上升趋势,但民间贫困日久,国家仍无积蓄。自战国后期形成的背本趋末风气重新抬头,奢靡淫秽之风日长,百姓纷纷弃农经商,严重地影响了农业的正常发展,从而也影响了百姓的生活。 政论家贾谊、晁错等人很早就洞察了这一问题及其症结所在。贾谊斥弃农经商、奢靡淫秽为天下之大残、大贼,指出弃农经商者日众给社会蒙上了巨大的阴影,种粮食的人少而吃粮食的人多,是社会贫困的主要原因。他提议朝廷要重农抑商,使天下人皆自食其力。晁错进一步建议实行贵五谷而轻金玉的政策,推行轻爵贵粟的措施。为了彻底扭转农商的本末倒置,朝廷采纳晁错与贾谊的建议,招募天下民众保粮安农。这样一来,粮价就不会过低,农民就不会穷则思变。国家保住农业这个重心,社会也就安定了。 文帝元年,按照大臣的奏议拟立太子。因为文帝为代王时,代王后及其所生4子相继病死,刘启成为长子,顺理成章地被立为太子,其母窦姬也立为皇后。从此时起,年仅8岁的刘启生活在皇宫里,接受着正规教育,也亲身领略着文帝的施政方针与生活作风。这对他积累经验和政治成熟不无影响。文帝死后,刘启继位,是为景帝。 景帝刘启大体上继承了父亲的执政策略。他下诏允许农民自由迁徙到地广人稀地区去从事垦荒,还规定男子20岁开始服徭役,比过去推迟几年,这样就能为社会多留一些青壮劳力,以便于发展经济。 由于文景期间这几十年的休养生息,汉代社会经济有了较大的恢复和发展。尽管政府不断减轻租赋,国家仍然积聚了大量财富。到汉武帝即位之初,京城的各个府库装得满满的,据说钱库里的钱多得数不过来,串钱的绳子由于长久不用,都年久朽断了,铜钱散落遍地几乎无法清点。太仓里的粮食旧的还没有用完呢,新产出的粮食就又储存进来了,装不进仓库的只能堆在仓外,很多都被风吹雨打坏掉了。民间普遍养马,田野布满马群,这同汉王朝初建时那种窘困现象是完全不同的。 正是文、景两位皇帝的努力,才使得汉朝根基得以稳固,人民安居乐业,一片繁荣景象,为汉武帝开拓疆土、通使西域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古代中国,是一个靠农民养活的国家,统治者对农民剥削的多少轻重,直接关系到国家的盛衰兴亡。无数历史经验证明:赋税越轻,国家反则越富、越兴旺繁 荣;赋税越重,国家反则越穷、越衰落凋敝。因为轻徭薄赋有利于生产者组织再生产,创造出更多的财富,促使生产力的提高和经济的繁荣,从而为国家提供取之不 尽的财源。相反,横征暴敛的结果,国家虽可解救一时燃眉之急,去会带来无穷祸患,使生产者失去再生产能力,破坏生产正常运行,无法创造出更多财富供统治者 榨取,导致国家财源枯竭,呈现报复性的恶性循环。尽管经济政策是受政治方针制约、主宰,但是经济发展规律往往不以政治愿望为转移。一旦政治暴虐一尺,经济 便会跌落一丈。 自周秦以来,在正常的形势下,农民种田的租税负担,仅是总收获量的十分之一,即国家收取什一之税。统治者在制定这一税 率时,首先考虑到农民自身吃穿用和再生产的需要是多少,防止因国家税重而伤民害农,对“民伤则离散,农伤则国贫”的历史教训有较清醒的理性认识,不敢无限 增加农民负担。但是,什一之税,仪是让农民维持最低生活需要,随着统治者欲望无限,对农民的剥削除田租之外,尚有各种名目的赋税负担,使农民深陷穷困之 中,经济发展异常缓慢,国家的发展随之举步维艰,长期贫穷落后。 秦始皇统一全国之后,奋其私智,穷奢极欲,“内兴功作,外攘夷狄,收 泰半之赋,发闾左之戍。男子力耕不足粮饷,女子纺绩不足衣服。竭天下资财以奉其政,犹未足以瞻其欲也。海内愁怨,遂用溃叛”。农民将自己每年收获的三分之 二交税,供给统治者挥霍享乐,而自己终岁劳苦,食不饱腹,衣不蔽体。男子成丁后,立即开始服徭役,“一岁屯戍,一岁力役,三十倍于古;田租口赋,盐铁之 利,二十倍于古。或耕豪民之田,见税什五。故贫民常衣牛马之衣,而食犬彘之食。重以贪暴之吏,刑戮妄加,民愁亡聊,亡逃山林,转为盗贼,赭衣半道,断狱岁 以千万数”。如此横征暴敛,百姓困难重重,国家岂有不亡! 西汉政权建立后,由于“接秦之弊,丈夫从军旅,老弱转粮饷,作业剧而财匮, 自天子不能具纯驷,而将相或乘牛车,齐民无藏盖”。凋败不堪的经济形势,严重关系到西汉政权能否存在下去,迫使统治者必须采取扭转形势的有力措施。故而刘 邦“约法省禁,轻田租,什五而税一,量吏禄,度官用,以赋于民”。其田税较历史上的什一之税减少三分之一,并根据国家实际需要,制定其他各项税收标准,尽 量做到轻徭薄赋,减轻百姓经济负担,使之重新回到田里,恢复生产,安居乐业,为政权的巩固与发展奠定基础。 惠帝即位,施恩百姓,诏告天下:“减田租,复十五税一。”此一记事,表明刘邦所颁行的“什五税一”政策未能贯彻始终,很可能是在后期又回到什一之税上来。至惠帝时感到田租过重,不利于生产发展,而重新恢复十五税一政策。 吕后称制后,又经过八年轻徭薄赋,终于使国家出现“民务稼穑,衣食滋殖”局面,农业生产逐渐得到了恢复与发展,经济形势略有改观。 文帝即位后,生产虽为上升趋势,但国家仍无积蓄可恃,百姓仍处于半饥半饱之中,须继续推行休养生息政策。另一方面,随着经济形势的好转,使自战国以来兴 起的背本趋末之风重新抬头,奢靡淫侈之俗日长,百姓纷纷弃农经商,严重地影响了农业生产的进一步发展。虽然是“法律贱商人,而商人已富贵矣;尊农夫,农夫 已贫贱矣”。这种不重视生产而追求流通,无法使社会财富得到增长,必然导致囤积居奇,哄抬物价,使人心浮动,社会不稳,同统治者的愿望背道而驰。故此,汉 文帝为进一步刺激农业生产的发展,对农民采取更宽松的让步政策,多次下诏劝农,极力呼吁:“农,天下之大本也,民所恃以生也,而民或不务本而事末,故生不 遂。”并亲自率耕,以为天下先,鼓威人们从事农业生产。 但是,尽管汉文帝重视农业发展的方针是正确的,却无法改变力农不如经商的事 实,经商致富的诱惑力远远胜过皇帝号召力。至于贾谊、晁错等政论家们,虽然对国家的形势保持清醒认识,提出过某些抑商重农建议,希望能扭转形势,但他们的 建议,也仅是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不可能阻止住商人的崛起。贾谊对弃农经商、奢靡淫侈,视为天下大残、大贼,向统治者敲响警钟。他在上书文帝时称:“今背 本而趋末,食者甚重,是天下之大残也;淫侈之俗,日日以长,是天下之大贼也。残贼公行,莫之或止;大命将泛,莫之振救。生之者甚少,而食之者甚多,天下财 产何得不蹶!汉之为汉几四十年矣,公私之积犹可哀痛。失时不雨,民且狼顾;岁恶不入,请卖爵、子。既闻耳矣,安有为天下阽危者若是而上不惊者。”贾谊的这 番话,表明西汉刚刚走向恢复发展的经济形势,因弃农经商者日众又蒙上了阴影;种粮的人少而吃粮的人多,是社会贫困的主要原因。他建议“驱民而归之农,皆著 于本,使天下各食其力,末技游食之民转而缘南晦”。这样一来,国家便可以有足够的积蓄,人民乐于所从事的行业,皇帝也就不必为天下危机担忧了。 继贾谊之后,晁错又上书文帝,进一步分析国家蓄积不足的原因,建议实行贵五谷而贱金玉的重农政策。他对文帝说:“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,非能耕而食之, 织而衣之也,为开其资财之道也。故尧、禹有九年之水,汤有七年之旱,而国无捐瘠者,以蓄积多而备先具也。今海内为一,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、禹,加以无天灾 数年之水旱,而蓄积未及者,何也?地有遗利,民有余力,生谷之土未尽垦,山泽之利未尽出也,游食之民未尽归农也。民贫则奸生。贫生于不足,不足生于不农, 不农则不地著,不地著则离乡轻家,民如鸟兽,虽有高城深池,严法重刑,犹不能禁也。”广大农民虽终岁勤苦,而不得温饱,被逼“卖田宅、鬻子补以偿债”,而 富商大贾坐食渔利,积储倍息,“其男不耕耘,女不蚕织,衣必文彩,食必粱肉;无农夫之苦,有千百之得。因其富厚交通王侯,力过吏势,以利相倾;千里游遨, 冠盖相望,乘坚策肥,履丝曳缟。此商人所以兼并农人,农人所以流亡者也”。“俗之所贵,主之所贱也;吏之所卑,法之所尊也。上下相反,好恶乖迕,而欲国富 法立,不可得也”。最后,建议文帝推行轻爵贵粟政策,并指出:“粟者,王者之大用,政之本务”;“爵者,上之所擅,出于口而无穷”。令民可以出粟买官职爵 位,或者用粟免罪减刑。从而使粟变成无价之宝,种田的人自然会多起来。

编辑:新闻动态 本文来源:实施轻徭薄赋策,文景之治是怎么形成的

关键词: